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古董 > 收藏动态 > 过云楼顾家六代人150年的传承和收藏古籍善本

过云楼顾家六代人150年的传承和收藏古籍善本

来源:  浏览 135

过云楼是清代怡园主人顾文彬收藏文物书画、古董的地方。“过云楼”是江南著名的私家藏书楼,位于苏州市干将路,过云楼可谓是苏州文脉的代表之一,是一座既有建筑实证,又有文献支撑的江南文化地标。过云楼是顾文彬清同治十二年(1873)建于江苏省苏州市铁瓶巷宅内,经过顾家六代人150年的传承,其藏书集宋元古椠、精写旧抄、明清佳刻、碑帖印谱800余种。

顾文彬

顾文彬的父亲顾大澜是一位大商人,喜好收藏古籍书画,“获名贤一纸,恒数日欢”。耳濡目染之下,顾文彬18岁就涉足这一领域。1841年,顾文彬中了进士,经过数十年积累,1873年,已经官至浙江宁绍道台的顾文彬,自得地对帮他打理藏书的小儿子顾承说,自己已经成了江南收藏第一家,这让他想起了曾深埋心底的一个愿望:“我素有起造小天一阁之愿,常耿耿于心……造一楼一底,纯用砖石,不露片木。”顾文彬当了大约30年官,光俸禄就有大约4万至5万两白银,其余还有家里的作坊收入和官场福利,这保证了他从容的收藏。时机已经成熟。顾文彬迅速出手,买下了苏州铁瓶巷的一块地皮。顾文彬花了20万两白银,将春申君庙以及明尚书吴宽旧园等建成了一个大宅子,其中有一座单独修建的藏书楼,只有一座天桥将正楼的卧室与过云楼相连,取名过云楼。顾文彬说,这个名字来自于苏东坡的“书画于人,烟云过眼者也”。过云楼落成第六天,顾文彬就辞官回家,潜心书画收藏。但当时,顾家名气最大的并不是过云楼,而是与过云楼同时修建的园林怡园。因为顾文彬的文坛影响,苏州文人时常借怡园举办各类雅集,比如诗会、画会乃至曲会,怡园因此成为苏州文化的地标之一。

过云楼顾家六代人150年的传承和收藏古籍善本
顾氏原为吴中大族,后来衰落,到顾文彬曾祖那代已是普通的城市平民家庭,但因为顾文彬的出现,使他家从商贾之家转为文化世家。顾文彬的祖母许氏出身于书香门第,对他要求高、影响大,令其自幼立志读书,其间参加6次会试,终于于道光二十一年得中进士,走上官场。顾文彬通过“学而优则仕”这一传统方式,改变家族命运,在京城当了10年官,后外放湖北出任知府、盐道等职。他的父亲顾大澜喜欢书画,顾文彬受其影响对书画产生兴趣,与其次子廷熙、三子廷烈搜集书画,并于同治十二年构建过云楼。自此,顾文彬、顾廷烈、顾麟士、顾公柔等数代人专注传统文化尤其是书画艺术,至第五代、第六代大多接受过高等教育,成为苏州的文化世家。
可惜的是,继承了他衣钵的三儿子顾承早亡,顾文彬只好将藏品分拆,交给另外两个儿子,以及顾承之子顾鹤逸,后者是过云楼辉煌和没落的最重要见证者。顾麒士(1865-1930)一代,在继承顾文彬留遗的三分之一藏画基础上,又在进一步的扩充。顾麒士自己是一位精通书法绘画的艺术家,尤其所作山水画清逸蕴藉,名重于世。凭藉他博厚的艺术素养和睿敏的眼光,广取博采,将书画收藏充盈至千余幅之巨,达到过云楼藏画的全盛时期。顾麒士于收藏方面化费的心力和取得的成功,可在编撰的《过云楼续书画记》中得以窥见。 自古以来,创业艰难,而守业更难。历史上曾有多少雄视一代的大收藏家,如明项子京、清安仪周、梁清标等,收藏之富都曾辉煌一时,然而,或因后世的奢侈挥霍、争产夺业,或经社会动乱、时代变迁,或遭水火灾祸,皆不能世代相守,以致散失损毁。

顾鹤逸

顾鹤逸(1865~1930),名麟士,字鹤逸,自号西津渔父,别署西津、鹤庐、筠邻。元和(今江苏苏州)人。 清末著名书画收藏家顾子山(名文彬、晚号艮龠、道光21年进士)之孙。父顾廷烈精鉴赏、好玺印,曾集拓新收旧藏自编《画余龠印存》。顾鹤逸家学渊源,从小能得熏陶,打下了坚实的知识基础。顾鹤逸拒绝科考做官,但顾文彬对其依旧十分喜爱,在他亲自制定的教授计划培养下,顾鹤逸书画和鉴赏水平很高,被称为“当代虎头”(虎头指顾恺之)。 顾鹤逸有五子四女。三子顾公雄,世守“过云楼”书画,不使散失。抗战开始,为防止书画遭殃,把家藏书画迁移至光福保存。苏州沦陷后,又将书画从光福秘密运至上海。

顾则扬(字公雄,1897-1951)和其妻沈同樾(1896-1978)承继了先辈拆分的四分之一的书画藏品,数量也有三百余件之众。当时居住在苏州朱家园,1937年8月16日,日军对苏州进行空袭,炸毁了顾家窗户和院中杂物,万幸的是书房内的书画未伤毫发。顾则扬夫妇唯恐再次遭难,急急携带一部分书画精品,避光蠡墅镇,后来又雇船载画箱迁至光福山区。1938年初,在顾延的帮助下,顾则扬决定将书画随同我们全家搬到上海的租界,不料派来运输的卡车在半途发生意外,停在常熟城外的路上,又遭到日本兵的盘问,幸好有一位随车前来的日本友人应付,方把他们支走。见此危急情况,父亲匆匆随装满书画的卡车,先赴上海。历尽了艰险,终于避过了劫难,安全地保存下来。
解放以后,社会稳定,国家的建设事业蒸蒸日上,我们看到了希望,不必再有过眼云烟的担忧。1951年,顾则扬说出了思索多时的想法,把顾家收藏150年的书画收藏献给国家。”(顾笃瑄、顾榴、顾佛、顾笃璋、顾笃球)遵照父亲顾则扬的遗愿,于1951年、1959年将家藏法书名画308件捐赠上海博物馆。至此,过云楼藏画中保存比较完整的一批书画得到了最好的归宿。顾文彬的后代将过云楼藏品捐赠给国家,体现了顾氏文化世家的高尚情操。

上一篇:春秋钟离君柏墓考古发现

下一篇:藏传佛教唐卡的题材和内容

更多关于 过云楼顾家六代人150年的传承和收藏古籍善本 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