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古董 > 古玩专题 > 清代康熙五彩十二月花卉杯瓷器鉴赏

清代康熙五彩十二月花卉杯瓷器鉴赏

来源:  浏览 461

康熙五彩十二月花卉杯,瓷器胎薄如纸,轻巧莹透,色彩淡雅,晶莹光润,康熙十二花卉杯传世颇多,其排序一般多以水仙花为首,其次为玉兰、桃花、牡丹、石榴、荷花、兰草、桂花、菊花、芙蓉、月季、梅花。

水仙花杯(图一),以青绿为地,山石为衬,石根植水仙。画面以对比手法,山石用单一青色,勾勒与滃(wēng)染笔法并用,形象粗犷而浑然,愈发衬托出其前水仙的清新淡雅。优雅的水仙以淡墨为骨,石绿渲染,画出了飘逸的叶片与盛开的花朵。画面中水仙花数簇,白瓣、金心,似在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一枝红花从石侧斜向探出,既活跃了画面,又构成了色彩对比。画面题跋“春风弄玉来清画,夜月凌波上大堤”诗句(图二),更让人感到画面上的水仙花晶莹如美玉、皎洁似月亮。整个画面清新典雅,传神地表现出了凌波仙子的高贵与典雅。

图一  水仙花杯


图二  水仙花杯上的题跋“春风弄玉来清画,夜月凌波上大堤”

玉兰花杯(图三),也有称迎春花杯的,以青绿覆地,间以灵芝数株。两株玉兰树一高一低,相向呼应而对。古拙的树干采用鹿角造型,以墨线勾勒、皴擦而就,稍施棕彩。树稍玉兰花朵肥硕丰润,疏密有致,其萼如翠,瓣赛鹅黄,或含苞亭立,或竞相怒放,画面生机盎然。画面以白居易《玩迎春花赠杨郎中》一诗中“金英翠萼带春寒,黄色花中有几般。凭君语向游人道,莫作蔓菁花眼看”的前阙为题跋(图四),倍使人感到玉兰之高贵。

图三  玉兰花杯


图四 玉兰杯上的提跋“金英翠萼带春寒,黄色花中有几般”

桃花杯(图五),近底处为草木景,主题为一株老壮的桃树,桃树的表皮皱褶用细密的短线画成,而树干结节处,用浓墨点出,显得浑朴拙厚,凹凸之状自然天成,枝干横斜伸展,流利畅达。树身用焦茶色平涂,并留出树干受光部分,表现出嫩枝与老干的色泽和质感,枝干上互生的绿叶绘画简洁,细长而尖,填色准确并有色泽变化;桃花淡墨勾线,填以朱红,并用红线勾出花蕊。微风吹来,落红点点,让人感到和煦的春风似扑面而来,其春意其浓何如。在纯白的釉面上,昂首怒放的花朵和含苞欲放的花蕾,在绿叶的配衬下相映成趣。整幅画面色调淡雅,线条细腻流畅,旁题唐薛能《桃花》诗中“风光新社燕,时节旧春浓”句,点明题意。(图六)

图五  桃花杯瓷器


图六  桃花杯上的题跋“风光新社燕,时节旧春浓”

牡丹花杯(图七),怪石耸立于绿茵之中;墨线勾勒花干,内填棕彩;用浓淡不一的红色与黄、青数种色调描绘出 “姚黄”与“魏紫”等花王,荣华富贵之气跃然纸上。画旁题唐代诗人韩琮《牡丹》诗中的“晓艳远分金掌露,暮香深惹玉堂风”佳句(图八),画龙点睛般推出画面立意。

图七  牡丹花杯

图八  牡丹花杯上的题跋“晓艳远分金掌露,暮香深惹玉堂风”

石榴花杯(图九),以青色涂地,点缀花草;古拙的树干用色墨勾出,树上青叶翩翩,映衬出似火如焰的石榴花;树上果实数枚,清润如玉,白嫩欲滴。画旁题跋唐代孙逖《同和咏楼前海石榴二首》中“露色珠帘映,香风粉壁遮”之句(图十),读来使人犹似身入仲夏之季,面临堂前榴色美境。

图九  石榴花杯

图十  石榴花杯上的题跋“露色珠帘映,香风粉壁遮”

荷花杯(图十一),以青色描绘出水纹,荷叶或挺立水面之上,或在水面漂浮,分别用青色和绿彩填色。两朵荷花,一荣一衰,荣者以红彩勾勒描绘,衰者却结出了丰硕的莲蓬。荷叶旁又描绘出芦苇花,之间有一对戏水的水禽,空中一飞鸟作向下俯冲状。画面配有唐代李群玉《莲叶》诗中“根是泥中玉,心承露下珠。在君塘上种,埋没任春风”中的前阙(图十二),让人如临荷塘清风。

图十一  荷花杯


图十二  荷花杯上的题跋“根是泥中玉,心承露下珠”

兰草杯(图十三),画面以青色勾出山涧溪流与灌木枝稍,涧旁兰草丛丛,兰香袭人。叶花、兰叶均以淡墨勾边,其内填色。兰花有黄、绿二色,弥为珍贵。画面将视平线压低至兰草稍部,使人犹如置身清香袅袅的花丛之中,逼人痴醉。画面题跋为唐代李峤所作《兰》诗中的“广殿清香发,高台远吹吟”句(图十四)。

图十三  兰草杯


图十四  兰草杯上的题跋“广殿清香发,高台远吹吟”

桂花杯(图十五),画面以皎洁如月的杯身为底,中画一金桂树,古拙繁茂,金桂簇簇,似觉微风送香。画面以青绿画出草地,草丛中,一只玉兔回首张望,与桂树形成呼应。整幅画面,似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月光,是该作品的精华所在。画面题跋为唐李峤所作《桂》诗中的“枝生无限月,花满自然秋”句(图十六)。

图十五  桂花杯


图十六  桂花杯上的题跋“枝生无限月,花满自然秋”

菊花杯(图十七),此杯以菊花形象为主题,点缀以湖石、枯枝与蝴蝶,主题突出,构图疏朗,层次丰富,造型生动。曙红、金黄、赭石三朵菊花以倒“品”字形挺立于画面中央,动感极强。寥寥数笔,勾出了舞动着的蝴蝶,就连蝴蝶细长而弯曲的触须,都表现的惟妙惟肖;花草在风中摇摇曳曳,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让人体会到浓郁的生活气息,给人以美的享受。画面题跋取自唐人罗隐所作《菊》中“千载白衣酒,一生青女霜”,在这套十二月花卉杯中的菊花杯上,作者把诗中的“霜”写成了“香”,既与“酒”对仗,又点出了菊花的品质,其改动极具寓意。(图十八)

图十七  菊花杯


图十八  菊花杯上的题跋“千载白衣酒,一生青女霜”

芙蓉花杯(图十九),作者采用对比艺术手法,以滃染、勾勒相结合的手法,塑造出了朦胧的冷色背景;画面居中,画出一株郁郁葱葱、生机盎然的芙蓉树。树上,大红的花或含苞或怒放,其形象极具夸张,热烈非凡。画面题跋取自唐钱起《酬长孙绎蓝溪寄杏》诗“爱君蓝水上,种杏近成田。拂径清阴合,临流彩实悬。清香和宿雨,佳色出晴烟。懿此倾筐赠,想知怀橘年”中的“清香和宿雨,佳色出晴烟”佳句(图二十)。

图十九  芙蓉花杯


图二十  芙蓉花杯上的题跋“清香和宿雨,佳色出晴烟”

月季花杯(图二十一),画面以湖石、含苞干枝为背景,中画月季数株,其造型枝条柔韧伸张,欣欣向上,如悬崖式折枝画。三朵大红的月季花呈不规则三角形布置,使整个画面富有动感而不失均衡。画面上方配以蜜蜂和蝴蝶,使得画面更加活波生动。画面题跋“不随千种尽,独放一年红”(图二十二),道出了月季花受人钟爱的原因所在。

图二十一  月季花杯


图二十二  月季花杯上的题跋“不随千种尽,独放一年红”

梅花杯(图二十三),画面以湖石、竹子、水仙为衬,其前勾画梅树一株。作者分别以浓淡墨色勾勒出横斜的老干与朵朵怒放的白梅。花朵正侧偃仰,疏密虚实安顿得当。整幅作品构图疏朗大方,设色冷艳,加之以唐人许浑所作《闻薛先辈陪大夫看早梅因寄》中“素艳雪凝树,清香风满枝”句为题跋(图二十四),似感暗香浮动使人犹如置身“香雪海” 之中。

图二十三  梅花杯


图二十四  梅花杯上的题跋“素艳雪凝树,清香风满枝”
康熙年间烧制的这套五彩十二月花卉杯,不仅制作上技术要求高,烧造难度大,已经达到了只见釉而不见胎的程度,古人用“只恐风吹去,还愁日炙消”来形容它可谓恰如其分,堪称集制瓷工艺、书画、诗、印于一体的瓷器名品。


































上一篇:元青花梅瓶

下一篇:没有了

更多关于 清代康熙五彩十二月花卉杯瓷器鉴赏 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