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古董 > 鉴赏知识 > 清代天地会古钱币

清代天地会古钱币

来源:  浏览 1251

清代天地会古钱币是乾隆时期民间组织天地会发现的古钱币,天地会的钱币数量很少,收藏价值较高;而从学术价值而论,它是下层民间秘密结社所留下的为数不多的实物史料,也很有研究价值。
清代天地会古钱币鉴定的方法,首先应根据有关天地会钱币的确切历史记载和实物,从中找出天地会钱币的一些特点,并根据这些古钱币特点来判定其他尚待鉴定的钱币是否属于天地会钱币。
目前可以确定为天地会钱币的有上海小刀会趁义后铸造的太平通宝和大成国所铸造的平靖胜宝。据马定祥先生鉴定,上海小刀会起义后所铸的太平通宝背后有“明”字或日月文,这不仅有实物,而且有文字记载,是可信的。但对于“太平”及“明”字的解释却还有值得推敲的地方。天地会内的确有“太平王”的名号,是在太平军金田起义期间广东天地会中出现的。但是,在上海小刀会起义后不久,刘丽川就向太平天国天王洪秀全称臣归附,因此在这里“太平”二字,未尝不是对太平天国名号的借用。背后“明”字,则可以视为“反清复明”宗旨的体现。因此,从上海小刀会所铸钱币来看,标明国号(或王号)和宗旨,是一个重要的标点(4)。平靖胜宝的情况也差不多,“平靖”是大成国平靖王李文茂的王号,背文多为某营某军字样,当为铸造单位。另外,大成国的年号为“洪德”,马定祥认为现有的“洪德通宝”是安南钱,姑存一说。不过,大成国铸造“洪德通宝”是有确切文献记载的(5)。我们可以大致归纳,已确定的天地会钱币一般标有天地会政权的国号、王号或年号.背文有的标宗旨,有的标铸造单位。其次,根据天地会的文件,也是识别天地会会钱的一个重要方法。在早期天地会会簿中,并没有所谓特制的“洪钱”。如嘉庆年间发现的姚大羔会簿有“长钱”诗一首,“五套长钱廿(二)十一,留下桥头买果食。木城内相聚会,万姓与来共一宗。”只是天地会的一种特殊暗号,用二十一个钱串成一串买东西(按天地会暗语,三八二十一隐“洪”字),来表示自己是天地会会员(6)。稍后道光年间的杨氏会簿(7)也没有天地会钱的记载。明确画出天地会钱样式的是萧一山先生在伦敦博物院发现的天地会会簿,其样式有三种,一种是“洪英通宝”,一种是‘洪竺通宝”,一种是“洪武通宝”(8)。此外,平山周《中国秘密社会史》列有三种会钱样式:“洪武通宝”、“洪龙通宝”、“洪英通宝”,圆周孔方,仿四出钱制。文曰:“是图为公昕发行之铜钱,以作会员之证据。故三合会亦称铜钱会”(9)。此种铜钱实物从未发现过.笔者也未发现另有“铜钱会”之说的记载,平山周此说甚为可疑。一般天地会如果不称王建制而铸造铜钱的话,所铸的钱式,从道理上应该是照会簿规定的样式,数量也不会极少。但我们却没发现过有“洪英通宝”之类天地会会簿明确记载的实物。
所以,根据我们现在所掌握的材料,天地会如无建立政权的目的,一般不会铸造钱币。如钱币界经常说的所谓天地会的“洪钱”,实际上并不是一种特殊的钱币。嘉庆十九年(1814)江西南丰县民江文兴在建宁县贡生杨克荣家纠人结洪钱会,为天地会以钱为会名之始。清政府当场捕获的会员共28名,并没有抄获任何“洪钱”(10)。之后,江西南丰县的另一位天地会员李先迓在道光二十六年(1846)在福建建阳创立红钱会,其会钱不过是“用银殊将铜钱涂红,每人各给一枚为人会凭据。”(11)这就是所谓“洪钱”或“红钱”的真相。这类涂上银石朱的“红钱”保留下来的可能性是很小的,而其内质则与一般的清代铸钱没有什么区别。
另外,天地会中还有一种用以传令的“边钱”。所谓“边钱”是利用制钱作为符令的一种方法,它将制钱一劈为二,一半作为“坐令”,一半作为“行令”,首领执坐令,传令人执行令,传令人只有同时执坐令和行令,其所传命令方为有效。这种用边钱传令的办法原来只是乞丐组织边钱会采用,到道光以后才为天地会所采用,在天地会内部也出现了边钱会。这类边钱也不是天地会特地铸造的铜钱。
人们之所以会对天地会钱产生种种困惑,主要原因在于大多数钱币学家对于天地会的性质和历史不熟悉,把一些可能具有其他价值的钱币当作了天地会的钱币。天地会并不是一个统一的会党组织。一个天地会组织多则上千人,少则几十人,规模大小十分悬殊。乾隆中叶以后,我们才从清代的档案中发现有明确的天地会活动,但没有任何有关天地会有铸造钱币的记载。乾隆五十二年以后,清政府因镇压林爽文起义,对天地会进行了严密的搜查和追捕,遍及十几个省份,逮捕了大批的天地会会员,也没有一个天地会员的供词说铸有会钱的。就地区而论,如果天地会内有铸钱的传统的话,天地会钱币的发现应多在天地会最为活跃的闽粤地区,但那里除了确有可考的平靖胜宝和洪德通宝外并无其他属于天地会系统的钱币。目前出现的被认为是属于天地会系统的钱币,大都在浙江发现,但浙江并不是天地会十分活跃的地区,而地方性帮会却很多。这似可从浙江地区特殊的钱币文化中去进行探讨。
总之,天地会本来就是一个分散的民间秘密结社,从其现存史料来看,会内并无铸钱的习惯,对于自身钱币的样式也是在较晚时期出现的会簿中才有具体记载的,而且即使会簿中明确描绘的钱样也没有实物出现。从地区上看,天地会活跃的闽粤地区也没有品种繁杂的天地会钱币出现。因此,我们大体上可以确定,除非天地会有建立政权或准备建立政权,一般不会铸造会钱。对于出现的一些莫知其详的钱币,不宜贸然断定其为天地会钱。我在这里并不是否定这些钱币的价值,它们很可能具有我们现在还不了解的特殊价值。

上一篇:咸丰宝苏当千古钱币价格

下一篇:清代咸丰的银票(官票)

更多关于 清代天地会古钱币 的信息